中国交建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六百七十章 机关算尽,我是变数

作品:重生之一世枭雄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圣骨架

    菜皮小说 jn875.cn ,最快更新重生之一世枭雄最新章节!

    “放心,裴行天,你我之间的恩怨,是私仇,这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干预。”

    说到这里,裴风扭头瞥了一眼天女魃,淡然道:“天女魃,今日之事是我家事,你只可观望,绝不许插手,听到了吗?”

    身后,天女魃恭顺地作了一揖,柔声道:“是,主人。”

    话音刚落,裴行天瞳孔猛地一收缩,脸色终于变了。

    “你也是……魔???”

    良久,他才从牙缝中生生憋出来这一句。

    主人……这个称谓他太熟悉了。

    裴风的言语作风,眉宇神态之间的感觉,都透着一股难以磨灭的“魔”的韵味。

    他从一开始就怀疑裴风可能也是魔,直到天女魃这一声“主人”,他终于确定了——裴风……就是魔!

    “我若不是魔,你觉得位列上古十大魔神的天女魃会臣服于我么?”

    裴风白齿森森,咧嘴一笑:“囚禁仙界天牢数千年,她都不曾臣服于仙,连须弥山的众佛,玉帝西王母都拿她没辙……裴行天,你可真够愚蠢的。”

    “28岁的年纪,虚婴之境,堪称惊世骇俗,连我都不禁要称赞你一句——了不得。”

    说到这里,裴风背负双手,缓步朝他走去了:“今日,魔对魔,既分胜负,也决生死,裴行天,你没得选择,出手吧。”

    “哦?我没得选择?”

    面对裴风的步步紧逼,裴行天终于笑了。

    这一笑,魔气森森,阴邪瘆人。

    所有人都看到了——

    裴行天的舌头……赫然竟变成了双叉的蛇信状模样!

    他的牙齿也全都变成了锋利的三角形尖齿!

    蛇?

    裴风瞳孔蓦地一收缩,心中顿时了然。

    裴行天是裴尚云和方洛亲生之子,他自然不是生而为魔,他是人。

    人族修魔,一是如裴风自己这样,从一开始就选择了魔道,筑魔基,习魔功,得魔性。

    二是魔气入筋脉,为求生被迫弃道修魔。

    三是被魔物蛊惑、侵蚀或附体,成为魔之炉鼎。

    四是心魔自生,不死便成魔。

    这四种大法,无论哪种,都是九死一生,险恶重重。

    魔道……本就是一条至险至恶之路,远比仙道和妖道要凶险得多。

    只一眼,裴风就明白了裴行天所修的魔道——毫无疑问,他是第三种,魔之炉鼎。

    魔之炉鼎属于人族修魔四大法最特殊,也最极端的一种。

    特殊是因为魔之炉鼎是把双面刃,无论对魔物还是对炉鼎来说都极为凶险,是真正的生死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仙魔妖界,魔物夺舍炉鼎神魂体躯,借壳重塑的例子比比皆是,但炉鼎逆袭,噬魔证道,重生新魔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极端是指魔之炉鼎大法呈现泾渭分明的两极化。

    要么是极为弱小的魔物以普通人为炉鼎,要么就是极为强横的魔物以天赋惊世的人杰为炉鼎,极少会出现中庸化的情况。

    裴行天的武道天赋,根骨之奇,裴风一眼便知,世所罕见,万里挑一——很显然……他一定是后者!

    蛇魔?

    以他为炉鼎的究竟是哪种强横的蛇魔?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必然结果,现在进展到何等程度了?

    究竟是蛇魔夺舍了他?还是他吞噬了蛇魔,重生新魔?

    到底……是哪个“他”?

    电光火石间的工夫,心念瞬闪,几乎就在裴行天发动攻势的同时,裴风断然放弃了之前想要猫捉老鼠,尽情戏谑他的想法,双手虚空一伸!

    虚婴境可不是闹着玩的,威势一旦爆发,单单罡气肆虐就能令土湮石灭,生灵尽灭,山河崩塌,可怕之极!

    裴风这一式,并非痛下杀手,而是纯粹的控驭和压制,但毕竟是须臾之间的抉择,终究还是慢了半分……

    裴行天身后,没有任何征兆,他母亲方洛整个人瞬间分崩离析,化为漫天灰烬,连惨叫都没来得及惨叫一声!

    这令人心灵震怖,目龇欲裂的恐怖一幕,让在场的裴家人霎时都瘫倒在了地上,其中有几个,大小便都瞬间失禁,魂都吓飞了。

    方洛成了无辜的牺牲品,但好在千钧一发之际,裴尚云的命……被裴风救下来了!

    “蝼蚁,不过区区虚婴境而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裴行天啊裴行天,你心可囊天,竟存灭世之念,可惜……你千算万算,却漏算了我这个变数。”

    “这……这怎么可能?!”

    没有了之前低沉磁性的声音,裴行天的声音竟变得尖细如针,难听之极!

    “如今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元婴境???”

    元婴境和虚婴境,差距本就是天地。

    魔念通达,差距之下,丝毫毕现,无所遁形,裴风眉头倏地一皱。

    还没等他开口,身后风声骤起,天女魃已在百米开外了:“主人,我去镇守外庭。”

    来之前裴风说过,没有他的允许,天女魃不得有任何妄动,但此刻他念头才动,天女魃就感知到了,这就是两个元婴境魔神之间极为可怕的心灵默契。

    眼前这个裴行天,既不是真身,也不是炉鼎,那种感觉……更像是皮囊!

    魔之炉鼎——

    魔,就蛰伏在这裴园地下,至于炉鼎裴行天……以裴风如今的境界竟还没查探到他真身的所在!

    这个结果是裴风万万没料到的。

    “呵呵,还真是层层设防,机巧算尽,将‘诡’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蝼蚁之徒,你可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诡’……都是灰烬,根本不值一提!”

    左手呈爪,虚空扼住眼前这个蛇化的“裴行天”,裴风长身而立,右掌徐徐一扬:“天象七式,土混沌,秽土空留——!”

    话音刚落,异变顿生。

    尘土四起,隆隆巨响,整个庞大的中堂天井,连同那八座连亘的祖屋,全都缓缓浮空而起,朝空中“飞”去了!

    这一幕把所有裴家人都给骇住了,不少人脸色煞白,腿软跪倒在了地上。

    虚空一扬,竟能将方圆千米的土地连同八座祖屋“连根拔起”,宛如孤岛一般送上天空,这是何等惊世骇俗的神通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