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交建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1115章 杀人, 诛心

作品:佔有姜西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鱼不语

    秦佔又点了根烟,荣慧珊见他没有想说话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挺闵姜西,心底顿时一阵翻涌,秦佔什么都没说,已是在挫她的脸面,在闵姜西没出现之前,这么多年,秦佔从来不会这样。

    闵姜西坐着,荣慧珊站着,她不是故意沉默,这次是真的好半晌没说出来话,足足过去十秒,她才出声问:“你想怎么办?”

    闵姜西道:“应该是做错的人说怎么弥补,而不是让被伤害的人提。”

    想让她开口当恶人,闵姜西不吃这套。

    荣慧珊说:“如果你只是不想看见他,我让他离开深城,以后你在哪,他就绕着你走,这辈子再也不给你碍眼;如果你想要面子,不一定非得敲锣打鼓让所有人都知道,把你认识我和认识的人都请来,我当众给你道歉,你缺的面子,我给你补回来。”

    闵姜西道:“我想现在不是我误会你,是你在误会我,我今天过来,不是来找你的麻烦,冤有头债有主,我找的是邵逸文,至于他跟你是什么关系,不是我能做主的事,你就算不给我道歉,也是理所应当,你要是给我道歉,我得念一句你这人心里有杆秤,还算公道,毕竟邵逸文为什么会找到我头上,又为什么敢打着我的旗号出去招摇撞骗,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荣慧珊早知道闵姜西不是盏省油的灯,只不过当着秦佔的面,她还是这么大的脾气,这倒在荣慧珊意料之外,难不成闵姜西在秦佔面前也不避讳?

    她正在迟疑,秦佔开了口:“姓邵的我动定了,你要是觉得没面子,跟他分手。”

    荣慧珊看向秦佔,秦佔却没看她,微垂着眼皮,往烟灰缸里弹烟灰,荣慧珊心底百感交集,一时间竟然吃不准秦佔是在替谁说话,她知道,秦佔看不上邵逸文,她突然跟邵逸文在一起,也是想试探一下秦佔的态度,那秦佔这会儿是不是故意借题发挥?故意让她跟邵逸文分手?

    闵姜西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荣慧珊,女人的第六感,她大抵猜到荣慧珊心中所想,顿时恶心涌上,心底有个冲动,她差点儿脱口而出:不需要邵逸文离开深城,你赶紧走吧,谁最招人烦,心里没数吗?

    荣慧珊沉默半晌,开口道:“不用你动手,我惹出来的事,我善后。”

    秦佔眼底已经浮现出不耐,本不想当着闵姜西的面让荣慧珊太难堪,可她不识好歹,他沉声说:“你怎么善后?”

    荣慧珊跟秦佔四目相对,余光瞥见的却是坐在秦佔身边的闵姜西,这么多年,秦佔身边的女人屈指可数,能靠近他的人本就不多,他一个都没放在眼里,冯婧筠一厢情愿,荣慧琳自作多情,栾小刁算是进退有度,但她不配,荣慧珊是圈内公认的秦佔身边最重要的女人,哪怕是姐姐的身份,可她从来没把他当过弟弟,她知道自己没戏,不光是门不当户不对,而是秦佔不喜欢她,他对她从来就没有过男女之情。

    认识快二十年,用不着任何人说,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又有谁能比当事人更有发言权?荣慧珊也曾幻想过,如果秦佔对她有爱情,哪怕是那么万分之一的想法,她也一定会用尽全力,把暧昧变成事实,可是没有,秦佔对她笑过,哭过,怒过,抱怨过,甚至依赖过,却唯独没有爱过,她不敢轻举妄动,不敢露出蛛丝马迹,小心翼翼的把那份占有欲藏在心底最深处,上了把自己都没有钥匙的锁,她以为秦佔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别人,她也可以一辈子当他身边最重要的那个女人,直到闵姜西出现……

    第一次从秦佔口中听到闵姜西,是他聘了她当家教,荣慧珊从别人口中听说,闵姜西特别漂亮,那时她还不以为意,漂亮的一抓一大把,秦佔看人又不看脸。

    第二次从秦佔口中听说闵姜西,是他调侃的语气说,竟然能有人搞得定秦嘉定,甚至一度把秦嘉定给气疯了。

    第三次从秦佔口中听说闵姜西,是她当了荣昊的家教,秦佔介绍的。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好像自从闵姜西出现,深城关于秦佔的话题里,总要多上她这号人,有次荣慧珊跟荣子昂通电话,荣子昂还说在香蜜湖附近看见两人一起压马路。

    打从那时起,荣慧珊就知道她就算丢了钥匙,瞒得过所有人,也独独瞒不过她自己,她爱秦佔,自己不能拥有,更不能容忍别人拥有,凭什么有些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她这辈子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凭什么她苦了这么多年,心里就只剩这一件最宝贵的东西,老天还是要让她失望?

    荣慧珊无数次都想要跑回深城来,跑到秦佔面前,跟他说我爱你,可以不跟她在一起,但能不能,不要喜欢上别的女人……

    内心的爱恨如疯长的蔓藤,嫉妒是藤上的刺,寸寸扎入五脏六腑,而荣慧珊的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吃过大苦的人,早就修炼的铜皮铁骨,只是眼泪,还是会生理性的浮上眼眶。

    秦佔也没想逼荣慧珊,是她自己上赶着找麻烦,见多了她的眼泪,秦佔并不觉得此时此刻的眼泪,跟从前的有何不同,他只是生气,“行,男人是你自己挑的,你开心就好,想为他揽责还是撑腰,随便你,自己的人自己护,你把他看好了。”

    说罢,他突然翻脸起身,椅子在地面推出刺耳声响,他拉起闵姜西的手臂,大步往外走。

    荣慧珊的眼泪在秦佔拉着闵姜西转身之际掉落,包间中很快恢复静谧,就剩他们两个人,邵逸文闭眼,长舒一口气,像是虎口逃生,待到再睁眼,他马上侧头看向荣慧珊,急着道:“秦佔说的是气话还是真的?这事算完了吗?他会不会秋后算账?”

    荣慧珊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脸上没有喜怒,邵逸文伸手拉她的手,低声说:“你对我够意思,我一定不会辜负你。”

    荣慧珊没说话,也没看他,邵逸文打定主意要抱住她的大腿,暧昧的说:“慧珊,我是真的喜欢你……”

    “放手。”

    “我们在一起吧,我说真的。”

    “放手。”

    “我爱…”

    他话音未落,荣慧珊突然一巴掌扇过来,啪的一声响,他被扇得愣住,荣慧珊一眨不眨的看着邵逸文,出声道:“你配吗?我就是个寡妇,克母,还克夫,你注定要死的人,还想拉着我当垫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