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交建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81章 盘问

作品:重朝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将妩

    “各位夫人请各自找个地方休息,我已经让人去了县衙,一会仵作巡捕就过来了,徐五小姐是怎么落水的,一查便知。”李夫人清了清嗓子,安排婆子们将各家小姐夫人安排坐下。

    婆子们挤进慌乱喧闹的人群,将一个个夫人小姐分开安置。

    惶惶然的场面算是被稳控住。

    李意儿脸色十分不好,由翠翘扶着挪去了李夫人那边。

    李夫人深深看了眼自家女儿,心里有些心疼。意儿自小捧着长大,哪里真的见过这种命案场面。可这也只是心疼一下便罢了,如今这么多家的夫人小姐都在,可没工夫去关心自家闺女。

    徐五小姐躺在亭子里,无人敢靠近,纷纷倚着围栏柱子坐下。

    柏乔在混乱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徐五小姐不远处。

    徐五小姐的衣裳还算齐整,发髻散乱铺在青花砖上,一张脸上极是惊慌恐惧。

    “嗳?你别靠近!多吓人啊!”身边有位不熟悉的小姐,一把拉住欲向前的柏乔。

    吓人?好像是有些吓人,但是也没那么吓人。

    柏乔点了点头,退到了后边。

    过了没有多久,李府大门外匆匆到了一辆马车,马车刚停下,就有婆子跳下来去扶马车里的人下来。梳扮的贵气的夫人眼圈通红,用帕子擦着眼角,脚步飞快的进了府。没过一会又有一行人匆忙而至,巡捕仵作留了兵丁看守门外,其余人由管事的领着迅速前往湖心亭。

    “李府这是出了大事啊~永宁伯府的三夫人都来了。”李府外的巷子角上,算命的老叟捋了捋胡子,将旗幡往身上扛了扛:“念苍那老秃驴还真说对了,不过也他娘的没说具体点!”

    “嗨!算命的!赶紧滚远点!别在这瞎溜达!”李府大门的巡捕挥着手示意老叟走开。

    老叟立即点头哈腰的谄媚笑道:“是是是!大人!小的这就走!”

    扛好旗幡,老叟一溜烟顺着巷子跑了。

    李府之中,永宁伯府三夫人看着地上的人儿,哭的几欲昏厥。

    “我的儿啊~到底是哪个害死了我的儿!巡捕呢?巡捕怎么还没来!”徐三夫人声嘶力竭的喊着,嗓子已经哑的不行。

    “已经去叫了,看时间也该到了。”李夫人摁了摁眼角,眼睛也红的厉害。当母亲的,哪个看的了这种场面?

    “你、再去催!去告诉老爷!让老爷也来!”

    徐三夫人身边的嬷嬷点头,扭头跑走了。

    嬷嬷跑到半截,刚好看到巡捕带着仵作来了,找了个丫鬟给带路,嬷嬷则继续要出府去寻永宁伯府的三老爷。

    李府守门的早就得了命令,此刻府里所有的人都无法出去,嬷嬷直接被拦在了府门口。

    巡捕将各位夫人小姐全部移到了湖心亭长廊以外,整个湖心亭用布幔全部围起来,由巡捕把守住整个湖心亭,仵作开始验尸。

    徐三夫人扒着长廊的柱子,掩着面哭泣又忍不住往里瞧着。

    湖心亭以外,所有人都心里悬着。这种时候,就算这件事不是她们做的,也忍不住害怕会被指正,那可是挣脱不开的!

    柏锦应该是被吓得最厉害的一个,惨白着小脸窝在赵氏怀里,吓得瑟瑟发抖,不停流泪。

    “母亲,母亲,真不是我做的。”

    赵氏搂着柏锦,心疼的不行:“我自然知道不是你。别怕别怕,一会仵作会查出来死因的。”

    “可是她们都说是我。”

    “你这胆子还没有你姐姐大,放心吧。”

    夏霜扶着柏乔站在一边,闻言咬了咬牙。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傻子都能听出来。二小姐不可能做这种事,她们小姐就会做了吗?为了二小姐的清白,就可以把大小姐丢出去任人鞭笞吗?

    柏乔拉了拉夏霜。

    夏霜一愣,才发现自己抓着小姐的手越箍越紧,已经弄疼了小姐。

    “小姐…”

    “静心。”柏乔道。夏霜到底还是小一些,这种红口白牙说的话怎么当真?赵氏愿意说,就让她说去。徐五小姐的死因仵作巡捕总会查出来的。逞一时口舌之快并没什么用。

    夏霜点头,乖巧的站好。

    担惊受怕了好一阵,仵作终于掀开一截布幔出来。

    徐三夫人第一个扑上去:“我女儿是怎么死的?”

    仵作赶忙行了个礼:“徐小姐衣裙有撕裂,手腕处有抓痕,乃死前与人争执所致。在下猜测是徐小姐与人争执中被推下了水才导致徐小姐溺亡。”

    “徐小姐与歹人争执,争执过程中必仪容有失,可先查仪容不整者。”王巡捕在湖心亭出来,在徐三夫人接话之前先说道。

    此言一出,在场的小姐夫人们有的松了口气,也有的心里害怕,忙摸了摸自己的衣裙发饰是否整齐。

    “李夫人,可劳烦嬷嬷们将今日的客人都聚集起来?”

    李夫人点头:“自然。”

    西边池子的所有人回了李夫人的正院,有嬷嬷们将徐五小姐的尸身安置停放到了别处。

    所有的人都还是来时的衣裳,很快就将仪容整洁的夫人小姐排除出来。

    留下的还有五位小姐。

    柏锦周莹都在其中,另外还有魏都尉家的二小姐,奉御家的大小姐和司马家的六小姐。

    赵氏见柏锦还在其中,不免有些焦急的想过去,被巡捕拦下了。

    “请五位小姐分别说说今日上午,小姐们都在做什么,跟谁一起。”巡捕眼睛锐利,将五位小姐衣裳发饰包括脸上表情都看了个遍。

    周莹抿唇:“我先说吧,我来的时候锦妹妹已经到了,从我进了李府就一直跟锦姐儿在一起,中间还曾跟徐五小姐发生过口角,这个赵三小姐可以作证。”

    赵三小姐已经被排除在外,闻言点了点头:“不错,当时确实发生了口角,柏二小姐还动了手。”

    “那是因为你身边的婢子推我,我才还手的!”柏锦赶紧解释,脸上都是惊恐。

    “后来李大小姐来解围,徐五小姐跟我们就不欢而散了,再后来我一直跟锦姐儿在逛园子,这个园子里很多小姐应该都看到了。”周莹脑子里快速想着过往,说道。

    “我当时怕柏二小姐跟徐五小姐再起争执,让我身边的丫头们跟着,徐五小姐半途撵了我的丫鬟翠翘走,银翘却跟着柏二小姐一直到开宴回正院之时。”李意儿经过这些时间,缓上来许多,温和不失有礼的开口,顺便让连翘过来。

    连翘乖乖的将柏锦的所有行程都解释了一个遍,包括到了哪里,呆了多长时间,又是什么时候回的正院说的十分清楚。

    如此一来,便排除掉了柏锦和周莹的嫌疑。

    周夫人和赵氏纷纷松了口气。这一口气松下来,二人皆腿脚酥软无力,由嬷嬷们扶着才免得摔着。

    柏锦一看洗脱了嫌弃,委屈的扯开嗓子就哭。

    巡捕继续将眼睛落在剩下的三位小姐身上。

    魏都尉家二小姐抿了抿唇:“我自来了李府,先是跟李家大小姐说了两句话,后来来的人多了,我便独自在园子里逛,中途头发挂到了树枝,挂下来一缕头发,还是赵三姐姐帮我别了别。”

    赵三小姐想了想:“确实是有这回事。”

    奉御家的张大小姐惶恐的还没说话就哭出了声:“我来的时候许多小姐都在园子里说话聊天了,便也找了个阴凉无人的地方歇着,直到用餐时丫鬟们来叫才回去的。”

    巡捕问:“你在哪个阴凉无人的地方歇着了?”

    “就是竹林子后面的廊下,那里凉快,我就是想偷个懒。”

    “可有人证?”

    张大小姐一下子哭的声更大了:“没有。”

    “这位小姐呢?”将目光投向最后司马家的王六小姐。

    王六小姐咬着唇,将团扇遮了遮脸,心虚的厉害,缓和了好几回才说出句话来:“我…我早上没吃饭,让丫鬟去厨房里要了点心,一直在花圃下吃着。”

    “哪片花圃?可有人看到?”巡捕狐疑的厉害。

    “就是临着竹林的那一片芍药,我在花圃池子边的长椅上吃的。”王六小姐讪讪的答。

    “李夫人,可否将厨房里的人叫来,看看是哪个人要的点心。”

    李夫人点头,当即差人去叫。

    厨房的人没一会就过了来,在原地瞅了一圈,指了指王六小姐身边的丫鬟:“便是这位姑娘来要的银丝糕。”

    “丫鬟去拿银丝糕时,王六小姐在什么地方?”

    “自然是在芍药底下等着了,外面这么热,去哪都热的一身汗。”王六小姐道。

    “可有人证?”

    “没有。”

    “王六小姐撒谎,在芍药花圃下吃东西,自然会有很多小姐都看到,怎么会没有人证?”巡捕道。

    王六小姐心里一缩,眼圈红了,含着泪咬牙:“我没有道理推徐五小姐啊!不是我,我…我…我在东边的青松树下吃的,那里也有长椅。”

    李意儿眉头越皱越紧,双手死死的握在一起,忍不住打断:“方才我和柏大小姐一直在那颗青松下坐着,可并未看到王六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