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交建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74章贼贼一笑

    话落,他将剧本递了过去。

    顾莛骁先一步接过剧本,扫了一眼,眸子一亮。

    苏瑾悠将头伸过去看,待看清剧本的内容时,脸色瞬间黑了。

    她才不要演这段呢。

    苏瑾悠刚要反驳,顾莛骁像是跟她过不去一样,先一步开口堵住了她即将出口的话,“没问题。”

    “我不同意……”

    “难道你想多演几场。”侧脸,顾莛骁嘴上淡淡地说,眼中却满是得意。

    当然不想!

    瞧着他脸上的笑容,苏瑾悠真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飞。

    深吸一口子,算了,她忍。

    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死的快一点。

    的确是‘死’。

    这场戏,是女主角受伤昏迷,男主角心疼,爱怜的一幕。

    很快进入角色,苏瑾悠身子一软,闭着眼睛,躺在了地上。远远看去,即使是这么单纯的躺着,也是那样的凄美。

    在苏瑾悠躺下的瞬间,顾莛骁心头一跳,有股窒息感。

    他微微地凝眉,明知道是假的,明知道是演戏,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好似,那个女人真的会远离他一样。

    转瞬,顾莛骁收敛心神,进入了角色。

    他白衣飘飘的降落在苏瑾悠身上,迅速的蹲下来,一把将地上的人抱入了怀中。

    捧着她的小脸,他的大拇指微微颤抖着,摩擦着她嘴角那鲜艳刺眼的血迹,他的眼中闪过,悲痛,后悔,自责,“对不起,筱儿。”

    话落,一滴清泪滚落下来,落在了苏瑾悠的脖子上,钻入了她的衣服内,消失不见。

    被顾莛骁抱在怀中,即使苏瑾悠闭着眼睛,她都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悲痛,哀伤的气息。

    苏瑾悠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演技很棒。

    哼,恐怕演戏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手到擒来吧。

    一想到他对自己时,也夹杂了许多的演戏成分,苏瑾悠的心像是被石头堵住了一样,难受的很。

    倏地,感觉一滴滚烫的液体,滑进了她的衣服内。

    苏瑾悠身子一僵,他不会哭了吧。

    像他那样,高冷,时刻浑身散发着上位者气息的人,哭了,她都不敢想象。

    骤然,唇,瓣一热,一股男性的气息,包围着她,顺着她微微开启的唇瓣钻入了身体内。

    这混蛋竟然在吻她。

    剧本上根本就没有,他竟然擅自加戏。

    顾莛骁性,感的薄唇爱怜地吻了吻她的唇,像是对待一件无比珍惜的物品般,描绘着它的轮廓。

    呼吸逐渐加重,眼底闪过火热之色。

    渐渐地,他似乎不满足于此,微微地侧着头,正好将镜头挡住了,来个深吻。

    软,甜,香。

    一如既往的美好。

    之前在洗手间外他就想吃了。

    许久许久。

    顾莛骁终于将人放开了,瞧着她那微肿的红唇,泛着晶莹的光泽,微微地开启着的唇,每一样都在无声的诱,惑着他。

    刷,苏瑾悠张开了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某人。

    小手使劲地擦着嘴,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好极了,最后增加的戏份,简直是画龙点睛之笔。”邵导很兴奋,这两人的CP感很强,他都能想象的到,播出后的反映了,“秦楚你跟我来,我们敲定一下开机日期。”

    秦楚走之前,看着苏瑾悠他们,眉头皱了皱,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顾莛骁,这才跟着邵导离开。

    似有所感,顾莛骁看过去,他眯着眸子,那侵略性,审视的目光直射秦楚的后背。

    这个人不简单,他待在这样的小公司,不,应该说是苏瑾悠身边,到底有何目的!

    倏地,顾莛骁眼神微冷,不论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自己都不会允许他伤害苏瑾悠的。

    既然那个女人入了自己的眼,自然受他的保护。

    此时已经走远的秦楚,感到背后蜇人的视线,脚步微僵。

    下一瞬,又像没事人般走了。

    心中喃喃念叨:“顾莛骁……”

    苏瑾悠爬起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顾莛骁,“流氓。”话落,便要离开。

    “妈咪。”攸然,顾梓瞳小包子抱着手机跑了过去,到了苏瑾悠身边,举着手机给她看,“你和老爸真的很般配,妈咪,你若是我妈咪就好了。”

    闻言,苏瑾悠眉头一跳。

    般配!?

    这小子知道什么叫般配吗!

    肯定是某人教的。

    不由得,她越发不待见顾莛骁了。

    下一瞬,苏瑾悠的视线不经意地落在,小包子举着的手机上,上面的画面正是她与顾莛骁之前的那场戏。

    也不知道是拍照的人技术高超,还是他们真的演的好。

    画面很美,又令人心痛,画面极具感染力。

    向后翻了几下,顾莛骁的面部表情很清晰,他的伤痛,自责,等等情绪表演的很到位。

    没想到他还有如此丰富的表情,苏瑾悠挑挑眉,心中对他多了一丝的兴趣,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将苏瑾悠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中,小包子贼贼一笑。

    季叔叔说的果然不错。

    要让老爸慢慢地进入妈咪内心,以后再也不能离开,那样他就有妈咪了。

    “妈咪,照片我给你发了一份,不用太感谢我,我去玩了。”拿回手机,小包子飞快的跑了。

    季叔叔说,要适可而止。

    过犹不及。

    是夜。

    苏瑾悠别墅的房门被敲响了。

    “谁呀?”一面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苏瑾悠一面疑惑地开门。

    她刚搬来,一般还没人知道。

    门开,一大一小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她眼前。

    “妈咪!”苏瑾悠还未反应过来,顾梓瞳小包子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什么意思?!”摸了摸小包子的头,苏瑾悠的视线落在顾莛骁身边的行李上,瞪着眼睛,质问。

    在看到行李的一刹那,她心中便有股不好的预感。

    看着眼前的佳人,顾莛骁眼睛一亮。

    没想到这个点来,竟有如此福利。

    因为刚洗过澡,苏瑾悠只穿着一件轻薄的睡衣。听到铃声这才在外面套了一件外套,只是她那双笔直的甚至带着点点水珠的腿,依然暴露在外面。

中国交建     视线向下,落在那双白皙的小脚上,每一个脚趾头如一颗颗珍珠般,好想放在手中好好的把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