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交建

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717章 反目(二更)

作品:侯府小哑女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我吃元宝

    菜皮小说 jn875.cn ,最快更新侯府小哑女最新章节!

    太后和皇帝再一次反目,又一次不欢而散。

    原因嘛……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消息瞒不住,当天还没过完,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太后和皇帝母子不欢而散的事实。

    陶太后人老了,想念三个孙儿,希望皇帝开恩,让他们回建州。

    皇帝肯定不答应。

    那是隐患啊!

    现在看似没事,可是人会老,人会死。

    等他老了,三位郡王一个个成年,年富力强。

    届时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说不好。

    说到底,德宗太宁帝将皇位传给兄弟萧成文,这是一步十分冒险的棋。

    皇帝萧成文坐稳了皇位,不等于他老了他死了后,皇位一定会落在他的儿子手里面。

    在朝臣的心目中,三位郡王,也有继承皇位的资格。

    反正,这就是一笔烂账。

    本来简单皇位继承,父子传承,弄成现在这个模样,就是给未来埋下了隐患。

    好几年,没有动静的三位郡王以及朝臣,突然之间,似乎全都冒了出来。

    要说这里面没有鬼名堂,鬼都不相信。

    但是……

    有鬼名堂又如何?

    站在很多人的立场上,只要三位郡王回来,他们有浑水摸鱼的机会就行。

    旁的事情,不用去关心。

    比如仲家!

    比如另外两位郡王的母族。

    比如某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朝臣。

    比如某些不得志,想趁此机会搅风搅雨出人头地的野心家。

    不怕朝廷纷乱,就怕朝廷太平。

    太太平平的朝廷,可没有野心家们发挥的余地。

    而且……

    暗地里,有不少人心里头其实都反对萧成文做皇帝。

    他们恪守正统,坚持父子传承。

    兄弟传承,就是乱了规矩,乱了千百年的正统,开了一个极坏的头。

    必须拨乱反正!

    必须让皇位传承回到正轨上。

    什么是正轨?

    迎接三位郡王回建州城,暗中图谋。

    等到皇帝萧成文百年后,扶持三位郡王其中一个登上皇位。

    最有资格登上皇位的人,自然是嫡长子布山郡王。

    其他人的继承权都要靠后。

    ……

    朝堂吵闹,太后和皇帝反目,原本蛰伏的人,纷纷按耐不住。

    是时候冒出头,促成这件事。

    先是上本,陈述利弊。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皇帝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

    皇帝继承了先帝的皇位,就有责任照顾三位郡王。

    最好的照顾,就是将三位郡王接回建州。

    次一点的照顾,就是给三位郡王换一个封地,换到富庶之地做郡王。

    一箩筐一箩筐的奏本,都抬入宫里。

    很多平日里不轻易表态的老臣,纷纷上本请皇帝开恩,召回三位郡王。

    这些人发出的声音,成了大多数。

    坚定地站在皇帝萧成文这边,反对召回三位郡王的人,竟然成了少数人。

    岂有此理!

    皇帝萧成文直接踢翻了装着奏本的箩筐。

    “陛下息怒!陛下千万保重身体啊!”

    费公公很担心,担心皇帝犯病。

    皇帝萧成文压抑着怒火,连连冷笑。

    “数年时间,朕殚精竭虑,一日不敢懈怠。上对得起列祖列宗,下对得起黎民百姓。本以为人心归顺,朝堂内外不敢说拧成一股绳,但大是大非上面必定是和朕一条阵线。

    万万没想到啊,朕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某些人的顽固和野心。这群人分明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成心和朕对着干。

    说什么正统,什么规矩,什么恩义,都是借口!

    一群沽名钓誉之辈,竟然敢拿恩义挟持朕,真当朕不敢杀人吗?要说恩义,也是先帝才有资格提恩义。那群臣子,有什么资格同朕提恩义!”

    砰!

    又是一脚,直接踢翻了小杌凳!

    “陛下息怒!身体要紧。”

    “放心,朕不生气。这次的事情,让朕看清楚了朝堂内外所有人心,真是令朕失望。对了,仲家可有上本?”

    费公公三下两下,在成堆的奏本里面翻出了仲家的奏本。

    “陛下,仲家的奏本在此。”

    皇帝萧成文翻开奏本,本来面带讥笑,谁知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仲家那边,是有高人指点吗?”

    其实,仲家的奏本并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相反,显得忠心耿耿。

    洋洋洒洒一句话,就一个意思,全凭皇帝做主。

    布山郡王的命运,是先帝安排的,这事皇帝萧成文没责任。

    皇帝萧成文召回布山郡王,是恩义。

    不召回布山郡王,则是大义!

    为了皇权稳固,为了朝廷,为了大魏江山,无论他如何抉择,仲家都没意见。

    只恳请留下布山郡王一条命。

    “这……”

    看了内容的费公公,也惊呆了。

    “仲家竟然如此深明大义?”

    不能吧!

    成阳公主那个暴脾气,那个宠闺女宠上天的女人,能甘心闺女和外孙一直在封地苦熬?

    皇帝萧成文哈哈一笑,“不出意外,仲家肯定有高人指点。或许就是仲书豪!”

    “陛下的意思是?”

    “仲书豪肯定不希望布山郡王回建州,因为会影响到他的仕途,被人怀疑立场。一着不慎,说不定会牵连整个仲家。成阳公主听不得劝,唯独仲书豪能说服她。”

    “陛下是打算重用仲书豪吗?”

    “先看看,不着急!”

    他希望是仲书豪说服了成阳公主,而不是其他人。

    如果是其他人,仲家的立场……

    他讥讽一笑,心情起伏不定。

    陶太后的态度,影响了很多很多人。

    已经有朝臣用孝道绑架他,斥责他。

    满足陶太后的心愿,不管难处多大,身为一个孝子都必须去做。

    皇帝不做,甚至和陶太后反目,就是不孝子。

    一个不孝子做皇帝,遭天下人诟病啊!

    区区名声,皇帝萧成文不在乎。

    他从不被名声所累。

    但是……

    他不得不在乎,名声对战事的影响,对大局的影响。

    朝廷动荡,要说前线将士没半点想法,主将没点小心思,肯定不实。

    主将有了小心思,会不会影响前线排兵布阵,会不会影响既定的战争计划,这就难说了。

    ……

    崔植崔大人的确有了些小心思。

    他也发愁啊!

    战事关键的时候,朝堂为了先帝的三个儿子吵吵闹闹,简直荒唐。

    “这个时候挑起纷争,分明是用心不良。”

    “燕云歌的手伸得够长的,竟然能伸到朝堂,挑起那么多人同皇帝作对。”

    崔望啧啧称奇,对燕云歌又多了几分好奇。

    他真想亲眼见见这个女人,到底是何等的惊才绝艳。

    崔植崔大人微蹙眉头,“粮草比原定时间晚了三日才送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崔望当即说道:“朝廷这场纷争,已经影响到户部兵部,影响到战事推进。这才刚开始,粮草就迟了三天。如果后面情况愈演愈烈,粮草迟到的时间只会越来越长。

    迟到几天还能忍,万一迟到十天半月一个月,可就麻烦了。届时这个仗不用打,我们只能选择龟缩不前,或是灰溜溜退兵。

    之前真是小看了燕云歌,没想到她竟然敢利用先帝遗诏,利用三位郡王,动摇陛下的威望和权柄。好毒辣的手段。”

    崔植崔大人面目冷清,“没什么想不到的,为了赢,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换做老夫处在她的位置上,也会这么做,说不定手段比她更毒辣,直接派人刺杀三位郡王。

    而且,就算你提前预判到她会利用先帝遗诏,利用三位郡王搞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阻止她。

    朝堂内外,各大世家,本就不是一条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外加陶太后一心一意惦记着三位郡王,这就意味着就算没有燕云歌,这场乱子迟早也会爆发出来。燕云歌只不过提前引发了这场争端。”

    崔望蹙眉,“难道燕云歌不会派人刺杀三位郡王?”

    “这是杀手锏,不会轻易动用。要用这个杀手锏,就要有必胜的把握。”

    崔望又问道:“父亲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是按照原计划出兵,还是暂缓一缓?”

    崔植反问:“你意下如何?”

    崔望郑重说道:“儿子认为,应该按照原计划出兵。只要我们稳住了战局,陛下才能腾出手对付那群唯恐不乱的人。我们这边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只会助长某些人的狼子野心,也会给燕云歌更多的筹码。届时,这仗可不好打。”

    “你的想法和老夫不谋而合。那就按照原计划出兵,争取早日攻入三郡。”

    “诺!”

    ……

    南魏朝廷乱子很大。

    为了先帝三子,是不是该召回建州,朝堂内外剑拔弩张,双方你争我斗,俨然是一副你死我活的局面。

    甚至市井小民都在议论此事。

    大家讲恩义,讲孝道,唯独不讲皇权稳固,不讲大魏江山稳固,不讲两头战事……

    这就让皇帝萧成文十分被动。

    当初德宗太宁帝狠心打发三子去偏远封地,其用心,同今日皇帝萧成文坚持不肯召回三位郡王的用心,是一样一样的。

    都是为了大魏江山稳固,为了皇权稳固。

    不希望皇权继承起任何纷争,造成不必要的内耗,便宜了各路反贼。

    这是大义!

    为了大义,小小恩情又算得了什么。

    孝道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

    大部分人都不肯站在大义这边。

中国交建     他们只想逼迫皇帝妥协!